本文源自:时代周报

  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贵州习酒”)股权生变,再次引发借壳上市猜想。6月4日,贵州国资企业贵广网络(600996.SH)发布股票交易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称公司不存在涉及资产重组等重大事项。此前,公司股票曾于5月30日、5月31日和6月3日连续三天涨停。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贵绳股份(600992.SH)身上,公司股价在5月30日和5月31日连续两天涨停,但贵绳股份6月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并不涉及与酒企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未来公司也无计划从事或拓展与酒相关业务。

  两份澄清公告的背后,是贵州习酒股权发生变更,借壳上市传言再起。

  5月29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执法二司官网发布的《贵州省黔晟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收购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案》公告显示,贵州省黔晟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黔晟国资”)拟收购贵州习酒51%的股权。交易后,黔晟国资将持有贵州习酒51%股权,贵州省国资委持有贵州习酒49%股权。

  黔晟国资和贵州习酒均是贵州省国资委的下属企业。黔晟国资主要业务为类金融、实业经营、要素交易、资产管理四大板块。

  本次公告后,贵州习酒借壳上市传言再起,或成为A股酱香白酒第二股的声浪也随之掀开。今年以来,贵州习酒迎来众多变化。4月,该公司在贵州省内地位提升至省管大一型。同时,助力该公司崛起的功臣董事长张德芹被调至贵州茅台任董事长。

  2010年,张德芹出任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带领该公司重点推广酱香白酒产品。随着酱香白酒热兴起,习酒销售额突破200亿元,成为酱酒行业知名企业。

  再次被传借壳上市,习酒迎来大变动

  股权、人事接连变动,贵州习酒借壳上市传言再起,而这一传闻由来已久。2022年7月12日,贵州茅台(600519.SH)控股股东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发布公告,将所持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82%股权,无偿划转给贵州省国资委。自此,习酒从茅台集团中剥离,开始自立门户。

  仅一天之后,2022年7月13日,习酒借壳贵绳股份上市的传言就开始发酵。当天,贵绳股份股价涨停,随后连续六个交易日,该公司股票六连板涨停。

  2022年7月15日,贵州习酒成立。8月22日,该公司与黔晟国资共同接手贵州省国资委持有的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82%股份。贵州习酒和黔晟国资持股比例分别为57%和25%,剩余18%的股份由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

  该次股权变动同样引起习酒借壳贵绳股份上市传闻。后者股价在8月22日和23日连续两天涨停,但贵绳股份随后发布公告否认此事。2022年12月,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改名为贵州习酒股份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今年以来,贵州习酒迎来多起重大变革。4月29日,“贵州省人民政府网”微信公众号发文,组建省管大一型的贵州习酒董事会、经理层班子,撤销省管大二型贵州习酒董事会、经理层班子。同时,习酒原董事长张德芹挂帅贵州茅台董事长,汪地强担任贵州习酒董事、副董事长、副总经理。

  酒类分析师蔡学飞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贵州习酒升格为省管大一型企业,说明贵州重新确定了其一线企业地位,透露出在茅台之外积极培养新的酒类板块增长极的想法,这也为习酒全国化与高端化奠定了基础。

  此外,人事调整让习酒与茅台成为了市场关注的重点。在5月29日举办的贵州茅台2023年度股东大会上,面对“如何看待茅台和习酒等行业企业的竞合关系”的问题,张德芹对习酒核心团队成员表示,“你们记住,习酒和茅台的竞争将会加剧。习酒的套路我都知道,但是茅台未来的套路你们不一定知道。”

  专注酱香,销售额超200亿元

  张德芹是习酒崛起的重要功臣。

  习酒位于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习酒镇,前身为明代万历年间殷姓白酒作坊,1952年成立国营企业,生产浓香和酱香白酒。1993年,习酒生产经营滑坡。1995年-1997年,习酒生产处于半停产状态,负债率高达139%。

  1998年,茅台收购习酒。并入茅台后,习酒当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扭转企业连续六年亏损的局面。这一收购被习酒称为走向复兴的转折点。

  茅台入主习酒后,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贵州茅台收购了习酒的酱香白酒生产线。习酒专注生产浓香白酒,虽然该公司2003年恢复酱酒生产,但在茅台内部,习酒被定为为茅台集团浓香白酒战略基地。

  虽然习酒发展逐渐稳定,但也是在2010年后,习酒才走上了知名酱香白酒的发展之路。2010年,张德芹接任习酒董事长和总经理,对习酒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上任后,张德芹砍掉不少浓香白酒产品,开始主打酱香白酒。同时,张德芹开始淡化习酒身上的茅台标签。张德芹从习酒包装上去掉茅台标志,又砍掉茅台集团授权使用的“茅台液”产品。

  为了适应市场“浓转酱”趋势,习酒推出高端酱香品牌习酒窖藏1988,加码布局酱香市场。此后,受茅台市值大涨影响,国内白酒行业兴起酱酒热。习酒·窖藏1988旋即成为习酒大单品,2017年该产品销售额超过10亿元。2018年,习酒全年销售额突破50亿元,窖藏占比超50%。

  2018年8月,张德芹离开习酒,担任茅台集团副总经理职务,习酒继续保持高速发展。2020年,习酒销售额达103亿元,实现百亿目标。2022年,习酒从茅台中独立,贵州习酒成立,张德芹回归担任贵州习酒董事长职务。2022年,习酒销售收入超200亿元。

  张德芹离任对习酒影响几何?

  营收超过200亿元,让习酒进入酱酒行业第二梯队。

  目前,国内酱酒领域共分为四个梯队。第一梯队是茅台,2023年营收达1476.93亿元,第二梯队是郎酒和习酒,两家企业营收均超过200亿元,第三梯队由国台、珍酒李渡、金沙等企业组成,第四梯队代表企业是武陵、云门等。

  自2018年茅台市值破万亿后,酱酒企业迎来发展机遇。据权图工作室数据,2023年我国酱酒产能约75万千升,约占我国白酒产能的11.9%;实现销售收入2300亿元,约占我国白酒行业收入的30.4%;实现利润约940亿元,约占我国白酒行业利润的40.4%。

  权图工作室预计,我国酱酒产业仍处于成长期,产业成熟度和浓香白酒产业相比仍有十年以上的差距,预计未来十年,酱酒产业规模可以翻一番。

  行业规模扩张,各家企业先后扩充产能。2022年,郎酒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全面建成,产能提升至6万吨。习酒也不甘落后,公布了十四五期间总计10万吨产能增加计划。此外,贵州茅台也提出了茅台酒10万吨、系列酒10万吨的两个10万吨扩产计划。

  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习酒如何在后张德芹时代继续保持增长,成为行业关注的重点。蔡学飞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短期内,在张德芹成功经验下,习酒会沿着目前既定路线发展,但是随着市场的变化,习酒也会有更加灵活高效的发展路径。

  此外,习酒经销商未来或可成为受益方。中国酒业独立评论人肖竹青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作为贵州纳税大户的茅台和习酒,一直是贵州政府方面非常重视的经济增长级,在各方的期望中,张德芹是各方均能接受的一个人选。张德芹出任茅台董事长后,过去区域市场上经销商在茅台和习酒之间的二选一现象,或将不会出现,对于兼营经销商将会是一项重大利好。